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公司新闻
玩手机被母亲说成“品行不端”
发布时间:2016-11-04 16:54 来源:未知
  “亲爱的爸爸妈妈,您们好,这是一封诉状,如果您二位阅毕愿意与我方庭外和解,我不介意撤诉……”开学两周后,市民王先生和妻子收到了儿子的一封信,一开始俩人有点蒙,就因为不让孩子玩手机,现在他们居然成了“被告”。
 
  这是一起“家庭官司”。没有律师,没有正式开庭,只有一纸诉状。在这场没有法官的“家庭庭审”中,这份“诉状”触动了家里的每一个人,一场有关手机的沟通再次重启,最终,一则庭外和解“协议”就此达成。这则协议,甲方是济南某中学初一年级学生王晗(化名),乙方便是他的父母。
 
  近日,记者拿到了这则协议书——《有关王晗2016年秋—2017年春上网时间的安排初步协商》,甲方王晗,乙方王晗父母。开头是这样的:“近日来有关甲方上网时间的问题,双方展开多次讨论而讨论未果,为了保障甲方得到合理安排以及家庭的和谐,由甲方草拟一份协议,特予父上、母上过目……”
 
  清秀的笔迹、郑重的承诺,一份协议,两封亲笔信。一个13岁的孩子用字里行间的陈述,让父母转变观念,最终,经过半个月的据理力争,王晗为自己争取到每周两小时的“手机”时间。
 
  自从上了初中之后,王晗(化名)发现自己能够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少,甚至能够见到手机的时间都很少。与之对应的是,父母坐在客厅里,跷着二郎腿刷朋友圈的模样显得越来越刺眼。
 
  那天老妈去拍写真,老爸去看房,王晗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,连续玩了5个小时的手机,虽然够爽,却还是被发现了,自然又是一顿母亲大人的咆哮。
 
  在王晗看来,自己刚上初一,初中生活至今不过俩月时间,适当玩手机似乎没有什么不妥。于是,在一次次过招中,当母亲用“品行不端”来形容自己,这
 
  “为什么我不能有玩手机的权利?”王晗提笔写了起诉书,从时间管理和与学习关系的角度申诉玩手机不会影响学习。